【百味?夏之情】七月江南(组诗)

我问月光,唐朝的柳都种在哪里

据说,那个让顺治帝削发的董小宛就埋在柳树底下

归来时,满头秋霜

免于饥寒让白鹭和孤帆

他的工匠们才停下劳动,不知道

歌女们的绸缪啊,把一条河流撩得纸醉字谜

她让樵夫、渔家、铁匠、农人、店小二

让我感觉你还记得我

历史是一壁镜子,应相识趋吉避凶

记得午梦回到了三天前游览的拙政园

在阳台听雨,雨又淋湿了感到

可是帝国的大年夜像,已经受伤

有一次和蝎子相遇,差点要命

守住心坎诗意的园子,长盛不衰

心里的断碑!让斜阳落下

声音洗涤了昼寝后的倦怠

凝睇彩衣堂上的状元匾

你从这里出去时,青丝如云

是白居易、苏东坡心坎的湖水

四次走访,都那么促

戎马倥偬的宁靖天堂忠王李秀成

一千公里怎算迢遥

守住一方福地,纵是下雨

却不知皇家家具项墨林棐几道西湖水纯净和韵味是诗歌染成旳

行色促我细看每一条途经的鱼

我的心坎载满了诗歌,也没有一把琵琶为我弹奏

街上繁华依旧,丽人们像一条条饕餮的鱼

而你尽治空想中落,却是幸运的

都被一池荷花笑谈

天子被一个丑陋的女人幽禁了

我可弗成以把我的遗憾埋在柳树底下

在青楼的歌管里,愁肠寸断

和春天订下存亡相依

安知道白堤和苏堤,保护着一座城

细听子孙的读书声,响彻没有硝烟的破晓

你是屈原的追随者,维新不过百日

都无法和轻歌曼舞、诗情画意关联

有一个叫冒辟疆的人曾经抱得丽人归

◎西湖

我站在拱桥上,一场细雨送来丝丝惆怅

梦是有脚的,也有同党

红绡帐里夜宿鸳鸯,谁还记得故乡便是异域

他们拿到养家的工钱了吗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西湖

却可以由此驾舟冰盘沿去天下的每竹青胶面一条河流

◎翁同龢故居

这是一个唐朝叫白居易的姑苏刺史用诗歌凿出来的

近代史的影像,此刻呈现在空气里

山塘河只有七里

西湖水,从不曾施一滴和顺给我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xfmyt.com/tur/14.html